網站首頁 >病種導航 > 淋巴癌

N 病種導航
AVIGATION

  • 彌漫大B細胞性淋巴癌的赴美經歷

    2016年6月,趙先生被診斷為彌漫大B細胞性淋巴癌,在國內進行了三個療程R-CHOP方案化療后,趙先生的身體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但是病情卻并沒有好轉。在悅生跨境醫療咨詢過后,悅生醫學部建議趙先生赴美就醫。趙先生于2016年9月抵達了MD安德森癌癥中心,由Hagemeister醫生對趙先生的病情進行全面評估,針對趙先生在國內進行的化療方案,Hagemeiste

  • 非霍奇金淋巴瘤IVA期赴美就醫之路

    陳俊于2016年5月被診斷為非霍奇金淋巴瘤IVA期(彌漫大B細胞型),在上海某腫瘤醫院進行了R-CHOP、R-EPOCH、R-DICE、R-GDP共7周期的化療和生物治療,病情仍不斷惡化, 出現了呼吸困難。PET-CT顯示:右中下頸部、雙側鎖骨上下、縱膈及雙肺多發淋巴結腫大;并存在甲狀腺、胸膜及胸骨轉移;雙肺部分膨脹不全,雙側胸腔實質性占位及心包積液。2016年7月,腫瘤醫院醫生告訴陳俊父母,國內

  • 非霍奇金淋巴瘤幸存者:我是這樣熬過干細胞移植的

    他們形影不離已經有差不多一個月了,但是凱特·阿諾德對她“固定的伴侶”sheeba——靜脈輸液架的恨多于愛。“我堅持給靜脈輸液架起一個名字,”凱特笑著說,“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想出Sheeba這個名字的,但它似乎很合適。”?“Sheeba”是凱特的同種異體干細胞移植的關鍵部分,也是

  • 第3次淋巴瘤診斷后,患者尋找到了希望

    2013年夏天,Debbie Felix-Dejean第三次被診斷出霍奇金淋巴瘤,她的情緒并不樂觀。這位自加勒比海移民而來的人,曾在2004年第一次被診斷出霍奇金淋巴瘤,那時她生活在南非。2010年,第二次被診斷出此病,那時Debbie居住在佛羅里達州。三年后,她發現自己的左腋窩中有一個腫塊。

  • 霍奇金淋巴瘤-MD安德森癌癥中心

    2008年年初,當Katie Meacham被診斷出患有霍奇金淋巴瘤的時候,她才25歲,她在紐約這座大都市里追逐著自己的夢想,享受著美好的青春時光。她有一份好工作,她是紐約一家大型營銷企業的員工。她的前途無可限量。然而,在她去布宜諾斯艾利斯旅行期間,她察覺到她的雙腳發癢。“幾天后,瘙癢感消失了。我這時才意識到我的雙腳發癢是暫時的,”她說。“我的手臂上突然長滿了蕁麻疹,我的頭部在發癢。我洗了澡之后,

  • 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療實例—丹娜法伯癌癥研究院

    Anna坐在床上,笑著拍打胳膊。她的媽媽,Amy,正在談論自身癌癥的經歷,這幾乎斷送了6個月大的Anna出生的機會。Amy,年僅29歲,3次癌癥幸存者。在17歲的時候,Amy注意到她鎖骨附近有個隆起物,想不到的是,她隨后被診斷為:霍奇金淋巴瘤(HL)。她在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附屬丹娜法伯癌癥中心接受治療。每次治療后她都試圖擁抱新生活,正如年輕人樂于嘗試的那樣。大概這是第一次,Amy有了典型青少年的困

  • 外套細胞淋巴瘤臨床試驗結果及成功案例

    醫學博士Michael Wang是MD安德森癌癥中心淋巴瘤、骨髓瘤、干細胞移植和細胞治療科的副教授。在過去的12年里,Wang博士致力于研究外套細胞淋巴瘤的治療方法。Wang博士根據最新的臨床試驗結果認為,他和他的同事見證了外套細胞淋巴瘤治療的突破性進展。疾病:外套細胞淋巴瘤(MCL)是一種罕見的、具有侵略性的B細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外套細胞淋巴瘤患者在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中的所占比例是6%;這類患者

上一頁1下一頁 轉至第
玉女心经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