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新聞資訊 > 悅生動態

N 新聞資訊
EWS

    • 愛的赴美就醫之行

      時間: 2017-09-05  瀏覽:次  來自:悅生跨境醫療


      重病下的思考,赴美就醫的開始

      郎永淳大家都應該很熟悉吧,他做了20年主播,是人們眼中的成功人士、“新聞男神”。郎永淳和妻子吳萍是北京廣播學院時的同學,感情很好。但在2010年初,他的妻子吳萍被查出罹患乳腺腫瘤。之后三年,吳萍經歷了乳腺切除、腫瘤肝轉移,以及若干次化療的折磨,生命和家庭都面臨著嚴峻的挑戰。

      回憶那段經歷,郎永淳說:“2013年1月,在霧霾深重的北京,從病房看出去,整個世界都是灰蒙蒙一片,就像我們的心情。”他說,“那時我在想,在大多數人看來我已經是成功人士了,但反過頭來想,我這個學醫出身的人,卻連自己的家人都沒照顧好。”正是疾病的考驗和挑戰,讓他更加深入思考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并積極做出調整,改變所處的環境、心態和習慣。后來他們選擇赴美就醫,積極治療。

      愛的赴美就醫之行

      后來夫人吳萍辭去工作前往美國就醫,兒子放棄了剛剛考入的北京市重點中學,留學美國陪伴媽媽,小小的男子漢在思考之后選擇陪伴媽媽赴美救治,給媽媽帶來感動之時,也倍加了信心。

      改變了環境、心態和習慣,在接受美國一系列治療之后,2015年12月,出現了令人欣喜的結果,在美國做了一次全面檢查,她肝臟上的五個轉移點都檢測不到了,包括全基因檢測在內的檢查報道都在說,這不是一個腫瘤患者,而是一個健康人。“所有的檢測報道都在提示,她不是一個腫瘤患者,而是一個健康人。”這是一向低調的郎永淳在妻子身患重病后,首次對外界透露妻子的最新病情。

      “跟國內醫生相比,美國醫生更‘殘酷’一點。”郎永淳說。

      第一次見面,美國醫生就告訴他的妻子吳萍,“像這種已經發生轉移的晚期癌癥,在現有的科學研究程度下,即使已經有了個性化、精準化的治療,仍然沒有辦法百分百地去解決,你需要做好長期治療的準備。但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局限,我們還有幾十種藥、幾十種治療方案可以幫助到你。”話雖然殘酷,但也許更能讓人接受。郎永淳說,正是因為一開始就直面了最壞的狀況,后來反而有更多的釋放感。

      如何做好一名乳腺癌患者的丈夫?

      當記者問道:“您會給中國乳腺癌患者的丈夫一些什么樣的建議?”

      郎永淳回答:首先,你需要接受“與癌相伴”。

      郎永淳回憶,妻子從2010年查出乳腺癌,到手術,到術后化療,再到轉移;轉移完之后,治療方案又幾經調整,到最后赴美。這是一個長期、曲折的過程,你必須盡早接受“癌”的存在,才能幫助妻子積極面對。

      其次,你還要能拿主意。有癌癥患者的家庭需要一個主心骨。剛開始時,郎永淳也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尋醫問藥。但醫生大多強勢,認為這是我的專業領域,告訴你你也不懂,也沒有時間跟家屬解釋太多;到了需要做治療選擇時,也可能說,目前就這兩個方案,怎么選你們自己定。

      這個過程當中,患者家庭有一個主心骨非常重要。而且,這個主心骨還要跟患者做非常細致的溝通,了解她最優先的選擇是什么。

      “我最近在看一本博弈論的書,其中有一個觀點對我啟發特別大。不管是面對疾病的挑戰,還是在創業過程中,如果免不了要做決定,越早做出,付出的成本越低。”郎永淳說,“同樣只能活十年,是選擇有尊嚴地活、有質量地活、快樂地活,還是天天愁眉苦臉地活,這是不一樣的。”

      在美國,醫生會讓患者和家屬加入到病情和治療方案的討論當中,把不同治療方案的優劣、可能遇到的風險詳細告知患者和家屬,幫助患者把自己對不同后果的接受度、優先選項列出來。這樣的話,即便在治療過程中有不能及時與患者溝通的情況,比如手術,醫生也能按照患者的意愿來做出選擇。 

      悅生,您赴美就醫之路上愛的導航

      郎永淳的故事暫告一段落,但是與癌魔的斗爭卻遠未終結。面對重疾,無數個“郎永淳”正帶著自己的家人奔赴海外求醫。悅生致力于幫助國內疑難雜癥患者尋求境外醫療服務多年,伴隨諸多家庭實現海外轉診治療,見證了一個個家庭完成愛的赴美就醫健康之行。更多全球醫療資訊,海外轉診服務,詳情請咨詢悅生。


    玉女心经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