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病種案例 > 癌癥

C 病種案例
ASE

    用一個坐墊托舉起患者救治的希望

    • 姓名林女士
    • 性別
    • 年齡52歲
    • 病癥診斷陰道癌
    • 就診醫院MD安德森癌癥中心
    • 國籍
    • 職位
    1. 詳細信息

    1496811840930174.png

    每次說起美國醫院人性化服務的時候,每一個赴美就醫的患者都各有各的感觸,但無一例外都是褒獎。其中,在MD安德森癌癥中心救治過的林女士的經歷最讓人動容。

    中年婦女被查患上陰道癌

    2016年,對于林女士及其家人來說,似乎注定是不尋常的一年。52歲的她因為身體不適在醫院檢查時,被查出患上陰道癌。林女士當時聽到癌這個字時,腦子里只剩下癌癥死亡的案例在回放,林女士怎么也沒辦法接受自己患上癌癥的消息。無助的她最先想到了先生和兒子,于是當即就把結果告訴了他們。 

    她說,“在我知道我得癌癥的時候,我就想我會不會也要和我的朋友一樣,離死不遠了。”

    林女士的先生(王先生)和兒子在得知消息后,也沒有任何主意,一家人都沒有任何醫學知識,癌癥的恐懼籠罩在這個三口之家。王先生馬上托關系四處尋醫問藥,朋友推薦他們去了一家有名的三甲醫院,并給他們介紹了其中的一位專家。于是,林女士的兒子第二天就便陪同林女士趕往這家醫院。

    排隊、掛號、見專家、做檢查、排隊、再次約見專家······

    最后病情得到確診,陰道癌II期。醫生說陰道癌很容易發生轉移,建議馬上手術進行切除。

    林女士說,“我一聽到可能會發生轉移,魂都嚇沒了。開始我知道是癌癥時,也聽說過有不少人治愈。但是每次我聽到癌癥轉移,就像聽到被宣判了死刑。那一刻,我恨不得馬上就進行手術,我感覺今天一過,我的癌癥就有可能轉移了!盡管從得知患癌開始,我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我真的不想死,我的兒子還沒結婚,我還沒抱孫子!······”

    術后癌癥轉移,患者失去生命希望

    林女士的手術很快被安排并實施,手術很順利,病理檢查顯示腫瘤切除的很干凈。

    “得知腫瘤被切除干凈時,我真的感覺從鬼門關回來了。可能沒有經歷過的人不知道,那真的是一種重生。我甚至都開始計劃以后我要怎樣好好照顧自己,好好享受上帝賜給我多余的生命。”林女士回憶道。

     隨后的檢查卻踏踏實實給了林女士當頭一棒,檢查顯示,她的癌癥已經發生了轉移。

     用她的話來說,“那是從天上掉到地下的感覺,我感覺天真的塌下來了。所以,在死神來之前,我就已經給自己判了死刑。我記得我做決定放棄治療回家時,內心真的很平靜。只是想到我先生和兒子時,覺得這樣放棄治療,對他們而言可能太自私。可是手術后,我每一次的行動或者坐下,下體的撕裂感實在讓我無法忍受,化療帶來的嘔吐和脫發簡直讓我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

     手術和疾病的折磨,讓林女士瘦了好幾圈,意志消沉也讓林女士整天無精打采。林女士的先生和兒子也知道她的想法,但是面對疾病,他們也束手無策。同一個病房不斷有人離開,有些是出院,有些是放棄治療回家,有些是死亡。

     林女士說,“每次看到隔壁病床換了人,我就感覺我離死又近了一點。”

     遠跨重洋,海外醫院尋求生機

     一次朋友來探病,看到林女士的情況,就建議他們去國外試試。對于這個家庭來說,出國看病的概念壓根就不存在,更別說自己準備去國外看病。朋友建議他們去跨境醫療機構咨詢一下,王先生找到了行業里三家口碑較好的機構,并跟他們詳細探討妻子的出國方案。

     三家機構都給出了不同的方案和醫院推薦,王先生通過網絡查詢,發現悅生跨境醫療推薦的MD安德森癌癥中心確如機構工作人員所介紹一樣,是十幾年來一直在美國排名第一的癌癥治療醫院。

     “我也不懂,但是我覺得既然去了,就去排名第一的吧。”王先生回憶道。也就是這樣的一個決定,讓林女士遇見了悅生跨境醫療,遇見了MD安德森癌癥中心,而這個家庭的命運也被徹底改寫。

     隨后,悅生工作人員快速整理并翻譯好資料發給MD安德森癌癥中心,同時和公司駐美工作人員聯系,安排林女士及家屬赴美后生活的相關事宜。邀請函很快就下來了,林女士很順利的上了赴美就醫的航班。

     按照邀請函的時間,林女士見到了她的專科醫生Bodurka。這個金發碧眼的女醫生很熱情的接待了林女士,為了避免尷尬,她在征求林女士及其兒子的同意下,只讓悅生的翻譯人員陪同林女士和她進行病情詳談。

     Bodurka醫生和林女士一邊聊著,一邊安排林女士坐下。看到林女士還沒挨著凳子,就疼得倒吸了一口涼氣。Bodurka醫生立刻明白了緣由,連聲表示非常抱歉,并和翻譯一起站立起來,陪同林女士細聊病情。

     “她們的表現真的很讓我觸動,我第一次感覺到親切是來自于一個醫生,而且是不同皮膚的醫生,當時心里就覺得無比溫暖·······”。

     林女士把自己在國內確診到動手術期間的一切事情向Bodurka詳細描述,Bodurka醫生很認真的聽著,每次林女士說到對病情的疑惑和憂慮時,Bodurka醫生總是笑著和林女士解釋,并語氣堅定地告訴她“Don't worry ”。

     詳談進行了半個多小時,當確認林女士再無更多描述和問題時,Bodurka醫生建議林女士先做幾項檢查,以便對她的病情進行更準確的診斷。

      一個墊子,燃起患者治療希望

    幾天后,林女士按照約定時間復診,推開診室的門,Bodurka醫生便已經在等候,悅生翻譯人員與林女士兒子及林女士一起進入診室。Bodurka醫生在林女士推開門后,便熱情地向她打招呼,同時安排林女士坐下。

    林女士看了一下診室的椅子,只見上面擺著一個墊子,墊子中間部分是鏤空的,像一個馬桶墊的形狀。墊子內圈用棉布包裹著,看那雜亂的針線,可以看出來是自制的。林女士很驚奇的用手摸了摸墊子,然后坐下來。墊子好像是海綿做的,坐上去很柔,墊子輕輕的托舉起林女士,絲毫沒有對她手術后的部位擠壓造成疼痛。Bodurka醫生笑著對林女士說抱歉,上次是他們考慮不周到。

    林女士聽完翻譯后的這句抱歉,眼淚奪眶而出。林女士說,“不僅是因為異國他鄉的尊重,更是因為當時看到那個特意為自己定制的墊子,溫暖、幸福油然而生。”

      林女士一邊哭著一邊向Bodurka說她的想法,說她為什么放棄,說她不想死。Bodurka醫生還是依舊微笑的看著她,給她遞來紙巾,并用手輕輕拍打林女士左手背,以示安慰。

    一直等到林女士情緒稍微緩和,Bodurka才開始和林女士分析她的病情。這一次,是Bodurka醫生一直在說,林女士在聽著······Bodurka醫生說得非常詳細,但是翻譯轉述每一句話,林女士都記了下來。

    “也許是當你在一個人面前哭過,便會對她更加信賴的原因。我相信Bodurka醫生,我相信這個連我坐椅子的問題都能考慮到的醫生,一定會考慮到我疾病救治的所有問題!”林女士如今回憶,聲音依然顫抖著。

     林女士現已達到臨床上治愈回國調養,醫生囑咐她定期醫院復查。那段赴美就醫的經歷成為了過去,但是每次聽到有人說起赴美就醫,林女士總是會向別人說起這個墊子的故事,她總是打趣道“你們不知道哦,我當初的癌癥是一個墊子治好的!”


    玉女心经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