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病種案例 > 癌癥

C 病種案例
ASE

    因為一塊白布,她發誓再也不進國內醫院

    • 姓名李女士
    • 性別
    • 年齡38歲
    • 病癥診斷子宮內膜癌
    • 就診醫院MD安德森癌癥中心
    • 國籍
    • 職位
    1. 詳細信息

    她在國內切除了子宮及輸卵管之后,義無反顧的選擇了美國醫院。在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癥中心接受檢查后,含著淚說道“我這次就是死,也要選擇有尊嚴的死在這家醫院”。

     這位38歲、在商海浮沉多年的堅強女性,在MD安德森癌癥中心接受檢查時,還是把她作為一位女性患者在治療過程遭受的苦難和委屈通過眼淚盡情的宣泄了出來。而這一切,僅僅只是因為一塊白布。

    人到中年,被查罹患癌癥

     2015年8月17日,李女士因為月經失調6個月,陰道連續20天不規則出血,前往國內某知名癌癥治療醫院進行檢查。做完超聲及磁共振檢查后,醫生懷疑是子宮內膜癌,建議李女士進行進一步檢查,以確診病情。

    2015年8月28日,李女士來到醫院接受陰道活檢,子宮內膜癌被確診。

    李女士當即就同醫生協商進行治療,醫生根據她的病情,為她安排了化療。隨即,于2015年8月31日、2015年9月22日以及同年的11月17日,李女士先后進行了三個療程的化療。

     為了疾病治療,子宮被切除

     在經歷了三個療程的化療后,主治醫生對李女士進行了檢查。根據李女士的化療情況,醫生建議李女士進行子宮切除手術。

      聽到子宮切除時,即使李女士緩了好半天,仍然無法接受這個消息。一個人創建公司、一個人打理公司,她默默無言。甚至一個人進行癌癥化療時,她也沒有一句怨言。但是,當聽到子宮切除時,她終究沒有那么大的魄力接受這個消息。

      這么多年,哪怕她在工作上再怎么好強,在生活里再怎么獨立,她始終知道自己是個女人,她始終在等待一個人走進自己的生命,然后一同去孕育另一個生命。

      子宮切除,這就意味著她將失去一個女人天生的特征,失去一個女人當母親的權利,這是她從來都沒有想到過的。“切除子宮就意味著,我這輩子可能再也做不了母親了,那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呢?”李女士在同MD安德森癌癥中心的醫生傾訴時說道。

      為了寬慰父母,接受手術

     李女士患癌的消息很快傳到了李女士父母耳朵里,這對年近七旬的老人第一時間趕到了李女士所在的醫院。黑發人躺在床上,白發人守在床邊,這場面怎能不讓人傷心落淚,但是,李女士還是很堅強的笑著,安慰著滿臉淚痕的母親。

      “一個人拼搏這么多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們。我寧死也不切除子宮的倔強,在我看到我媽跪在醫生面前,求醫生救我的那一刻,終于被粉碎得一塌糊涂。”李女士淚眼漣漣地說道。

       2015年12月15日,李女士接受了子宮切除術,整個子宮及子宮旁的組織全部被切除。

      “原先還有一大堆想法,當我在病房醒來,我知道我手術結束了,一同結束的還有我做母親的夢和我往后的生活。突然,我感覺什么都開始無所謂了。”李女士回憶道。

       李女士的術后病理報告提示子宮內膜癌,并伴有廣泛轉移,也就是說她已經被確診為癌癥晚期。

       患者尊嚴被踐踏,無心在國內治療

      手術后,李女士開始了化療。子宮仿佛是李女士力量的源泉,切除子宮后的李女士就像一只泄了氣的皮球。“如果說以前我還有未來可以期待,那當時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活著是為了什么。如果我的父母不在我身邊的話,可能我就不在了。”李女士泣不成聲的同MD安德森癌癥中心的醫生說道。

    “我當時仿佛就變成了一灘肉,一灘隨便被人檢查、扎針的肉。真的!有一次,我記得因為扎針太多,手上的血管不好找,于是護士給我上針時讓我握緊雙手,我握緊了還是沒找到,護士很用力的拍我的手背時,我就感覺病人在她眼里是不是沒有痛覺的。而且進行檢查時,我躺在那里,檢查醫生就那樣隨便翻弄著我,就跟挑選豬肉似的。”

    “你能明白一個子宮被切除的人,在被人隨意檢查時,那種羞恥感嗎?我聽到過保潔員在背后悄悄議論我,而且后來我發現她們看我的眼神充滿了憐憫和好奇,這種感覺簡直讓我發瘋。”李女士說道。

     厭倦了國內的治療,李女士想遠離這家知道她病情的醫院和人。于是,她選擇了去美國,去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安靜治療。

       初次檢查,一條白布讓患者淚流滿面

     李女士通過悅生跨境醫療的幫助,進入了德州大學MD安德森癌癥中心進行治療。李女士聽說國人對美國醫院的種種盛贊,但是具體情況也不是很清楚。在她看來,或許這也只是交口相傳的的一種信息失真。

     李女士很快見到了她的主治醫生,是一個很和藹的中年女性,她親切地同李女士進行交談,仔細詢問李女士的病情。

    “美國的醫生果然和國內的不一樣,雖然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挺意外的。”

     在了解完李女士病情后,主治醫生安排李女士進行檢查。在檢查前,一位護士把檢查服交給李女士,讓她先在檢查室換好檢查服。護士在確定李女士換好檢查服后,檢查醫生進入了檢查室,李女士看著身上的檢查服心里覺得暖暖的。

     在檢查時,那位為李女士進行檢查的黑人女醫生拿出了一條白布蓋在李女士身上,為她遮蓋好無需檢查的裸露部位。當時,檢查時只有這位黑人女醫生和李女士。

     李女士當時眼淚就出來了,她流著眼淚做完了檢查。出來后她跟悅生的服務人員說道“我生病這么久,第一次,我的身體不再因為疾病而被隨意對待”。

     “病人也是人,僅僅因為我們某些部位病變我們就要低人一等嗎?我們就沒有自尊心和羞恥感嗎?我再也不想回到國內繼續治療,這次哪怕是死,我也要死在這家醫院。”李女士激動地說道。

     李女士目前還在MD安德森癌癥中心接受治療,目前疾病穩定,悅生工作人員對她進行隨訪時,李女士狀況良好。


    玉女心经登陆